陸豐市甲子進食亭 記載著一段久遠的故事

hi0660 2020-09-15 閱讀:3468 評論:1
進食亭,稱宋帝亭,亦稱帝子亭,又稱太子亭,位于陸豐市甲子鎮瀛江邊上的待渡山西麓。它是因宋端宗行朝駐蹕此處,鄉紳范良臣向其等進食三日,后人建亭以記此事,才有此亭。據《甲子乘》記載,嘉慶八年署理新會邑侯孫樹新(今浙江錢塘人),于嘉慶十年至甲子待...

進食亭,稱宋帝亭,亦稱帝子亭,又稱太子亭,位于陸豐市甲子鎮瀛江邊上的待渡山西麓。它是因宋端宗行朝駐蹕此處,鄉紳范良臣向其等進食三日,后人建亭以記此事,才有此亭。


陸豐市甲子進食亭 記載著一段久遠的故事 陸豐新聞 第1張


據《甲子乘》記載,嘉慶八年署理新會邑侯孫樹新(今浙江錢塘人),于嘉慶十年至甲子待渡山進食亭時,寫下《進食亭有序》一文。


“進食,何以名亭也。南宋景炎間,端宗播越于海,舟泊甲子門,承奉郎范良臣進獻軍食,后人遂鐫君臣之像于石。時當幼主蒙塵,良臣以海上孤臣獨伸大義,疾風勁草,忠藎永傳,記之以勗,后嗣而挽譊俗焉。


曾聞麥飯獻滹沱,閱世興衰寄慨多。一片土亡航海日,十三州痛黍離歌。徒傷草莽存堂陛,剩有冠裳繞薜蘿。患難由來綱紀立,厓山西望感如何。”


據《陸豐縣志》卷之二《古跡》載,“宋帝亭,亭在甲子所待渡山下,宋承奉郎范良臣進帝處,明參將張萬紀、守備胡文烜建”。


張萬紀(1574–1614),安徽六安縣人,祖先隨廣東都司花茂將軍南下,成為世襲軍戶。萬歷十四年(1586)九月,其父張邦奇從潮州守備調任碣石水寨把總,全家遷居碣石衛城。萬歷三十五年(1607),他因戰功卓著,擢遷為廣東惠潮參將,駐碣石水寨惠潮海防參將。


胡文烜,即胡美,萬歷三十五年,為廣東惠潮守備,駐碣石水寨。他與參將張萬紀曾在甲子待渡山下建宋帝亭,以記鄉紳范良臣等人給南宋行朝送軍餉之事。


宋帝亭,是為一位帝子南逃甲子時在待渡山下而建的亭子,也是為記甲子臣民范良臣向宋帝等人進食之處而建的亭子。據此,該亭約建于萬歷三十五年(1607),是年擢遷為廣東惠潮參將的張萬紀、為廣東惠潮守備的胡文烜,他們都駐守碣石水寨,為他們所建。至1967年“文革”時期,進食亭這座具有400多年歷史的古亭被炸毀。


今天你看到的進食亭,不是明萬歷年間的樣貌,而是2004年竣工的仿古石制建筑。進食亭有主座,亭子鐫刻著“進食亭”。亭兩側有兩幅群石雕,分別是左丞相陸秀夫覲見宋端宗、鄉紳范良臣獻軍餉與鄭復翁勤王護帝等場面。亭前面不遠處,還建有一牌坊,上面勒刻“進食亭”,與亭子鐫刻的“進食亭”,分別是陳永正、尉天池等名家所書,好像失去了昔日“進食亭”的古樸韻味。


陸豐市甲子進食亭 記載著一段久遠的故事 陸豐新聞 第2張



據了解,進食亭原為仿木結構,面積約20平方米。新建的進食亭,除了由今人重書四百年前的三副石柱聯之外,還有當地時人新撰寫的幾副對聯也勒刻在“進食亭”牌坊中的石柱上。進食亭,原有三副對聯分別是“餉食矢孤忠,苔蘚祗今馀碧血;維盤留舊跡,山亭終古挹芳型”“江亭舊勒端臨像;山月長明忠耿心”“瀛石由來存古跡;蕪蔞以后見斯亭”。新鐫刻的有蔡海濱先生的“宋胄南來,由歷山頭安幼帝;瀛江東逝,要從亭畔仰英風”,江初先生的“萬頃碧濤,任汝蕩胸濯足;千年舊事,問誰扶醉拍闌”,胡豪先生的“山亭外,迥水長天,已無人無我;石像前,忠臣義士,當蓋古蓋今”。還有一副沒在這亭中出現的對聯,由江波先生所題:“可嘆可歌,一代君王臣子;大悲大勇,千秋道統漢魂。”


據清屈大均所著的《廣東新語》記載,康熙十四年乙丑(1685)秋,嶺南名士屈大均(1630—1696)曾來甲子,他初名邵龍,又名邵隆,號非池,字騷余,又字翁山、介子,號菜圃,漢族,廣東番禺人。該書寫到,“甲子門,距海豐二百五十里,為甲子港口。有石六十,應甲子之數。又有奇石十八,屹立如人。宋承奉郎范良臣,常刻‘登瀛’二字于石,取十八學士之義。景炎元年,端宗航海而至,范良臣給軍食三日,留帝像登瀛石上。今石中像端然而臨者,帝也;跪而進食,良臣也。予銘其上云:‘天留一石,以作天家。君臣遺像,苔蝕如霞。蕪蔞之飯,化作瓊沙。御珠青鳥,以瘞重華’”。


又據《廣東省志》記載,“端然而臨者帝也,跪而執笏者陸秀夫也”。

一個逃亡的帝子,雖有軍臣護衛,但他還是像一只驚弓之鳥,惟有登上甲子門待渡山(原石壁山)才稍有些許心安。這就是甲子待渡山又稱“大膽山”的說法。


陸豐市甲子進食亭 記載著一段久遠的故事 陸豐新聞 第3張


一個南宋朝廷的氣數,隨著丞相陸秀夫背少帝趙昺投海殉國,于南宋祥興二年(1279)二月初六日而盡。


進食亭前,瞻仰帝像之后,有幾多今人怎知此處曾是鄭復翁率眾抗元的地方呢?據《陸豐縣志》記載:“鄭復翁,甲子港人。宋端宗至甲子時,元兵追至,復翁椎牛誓眾,率義兵攻襲之,奪其兵船多艘,遂任之為前峰扈從。至崖門,遇巨風,舟覆而死,賜謚義烈。”


為了紀念這一段不堪的歷史,明參將張萬紀、守備胡文烜在這待渡山下建有進食亭。進食亭建好以后,便有許多文人舉子及宦官等前來觀賞瞻仰并憑吊宋帝,以抒各人的思懷。后來,此亭從建到修,從修到毀,到如今重建的樣貌,不知有多少人曾為此由衷而贊,也不知是誰為之嘆息而惋惜!

康熙三十一年(1693),范兆焻(諱少伯)謄正其父范可楷于清康熙四年(1665)遷拆后屈居龍潭時所作的《石帆紀略》,全文有三千多字,并附在《登瀛范氏族譜》中得以流傳。此外,他為新修進食亭寫有一詩:“致政貽謀不負君,江亭勒石六飛存。猶瞻黼座端臨御,恍聽龍舟進講論。萬古綱常留甲子,千秋忿恨鎖厓門。莓苔劃卻重修飾,濟濟玄孫識玉尊。”

同時,歲貢余文開也為新修進食亭寫了一詩:“當年曾是走風沙,待渡孤亭記宋家。舊址于今重整飭,新模自此仰高華。數層勢不飄山雨,五色光堪映海霞。碑碣無須憂剝蝕,長留古跡在瀛涯。”


清乾隆十五年(1750)庚午中秋前一夜,二帆石被颶風摧毀,進食亭也傾倒。有惠邑莊錫祚因帆石倒壞登帝子亭以吊古,寫有一詩:“登亭座上夕陽斜,朝代三嬗典物賒。旋轉金鑾同夢草,播遷玉輦剩蘆花。渡江五馬猶安駐,邊海二帆竟涉家。得失雖存千古論,望風感吊應咨嗟。”


二帆石傾倒,地方文武官員前來會勘,此時邑人廩膳生員范可楷以詩吊之。


“錫命君恩海樣深,先公銘石志丹心。君恩萬世終無沒,帆石千秋豈有沉?不意一頹驚在昔,何堪再墮駭于今。并思宋帝蒙塵事,惹得后人感慨吟。”


站在進食亭前,留下的已不僅僅是一首詩,更多的卻是一段難以忘懷的歷史。一位邑庠李學山曾寫下了《另標瀛江八詠征詩引》,收錄在清乾隆辛卯科舉人張鳳鏘著的《甲子乘》中,另外他的《進食亭懷古》一詩也收錄此書中。


少主蒙塵亦可悲,江山原得自孤兒。

獨憐海外舟停處,正是軍中食盡時。

臣力并歸三日谷,君恩長紀萬年碑。

如何信史難征信,不共蕪簍姓字垂。


嘉慶十年(1805)乙丑夏日,吳慈鶴寓甲子芳潤齋期間,與摯友到待渡山進食亭,瞻仰石上之帝像時,并即興寫下《進食亭吊端宗》一詩。


“白雁飛入臨安宮,江潮亦避樓船鋒。金盤玉筋竟不飽,降旗夜豎青天紅。遺雛流播塵再蒙,戰鼓沸天來自東。顛危不致貔虎力,翊戴只策黿鼉功。乾坤窄小日月窮,海門怒卷英靈風。草野頗知一飯禮,此亭千戴留孤忠。龍顏日角縱端好,非復正殿垂裳容。屬車倉皇豹尾暗,杜宇亂叫迷雌雄。


君不見,建炎亦有飄零日,五母彎弓射秋月。一時牙爪盡雄才,未肯金甌半邊缺。百年阿柄付奸豎,九廟神靈不能食。寡婦孤兒白浪中,可憐玉骨蛟龍得。滿山花草曾流血,映日櫻桃為誰赤。北行憔悴合尊師,洗缽龍池淚潛滴。”


據了解,吳慈鶴(1778-1826),字韻皋,號巢松,江蘇吳縣人。生于清高宗乾隆四十三年,卒于宣宗道光六年,年四十九歲。


少年時期,他常隨父親吳俊(乾隆三十七年進士)宦游粵東、濟南,所為詩規仿徐、庾、孟、韓,為時流所重。嘉慶十四年進士,改翰林院庶吉士,散館,授編修;二十四年充云南鄉試副考官。道光二年,督學河南,五年督學山東。官至翰林院侍講。生平喜游覽,使車所至,山水為緣,而悉以發于詩。與彭兆蓀交最契,兆蓀貽書,稱近日詩歌有五弊、三惑,能掃弊祛惑者,厥惟慈鶴。又言:慈鶴詩,瑩徹靈府,發輝高致,經萬辟千灌而成純鉤,由聲聞緣覺而入悲智。推挹甚至。所作駢體文,亦不亞于兆蓀。著有《蘭鯨錄》《鳳巢山樵求是錄》及《岑華居士外集》,《清史列傳》并傳于世。


又據張鳳鏘舉人的《甲秀樓記》載,“嘉慶十年春,臬憲吳公緝匪至甲,選勝來游,步山椒而登焉,周旋流覽,謂山居甲之巽位,巽為文峰,宜增高以培地脈,隨命工結構,匝兩月而層樓以成矣。公又謂天蓋鐘秀,于是錫以嘉名,顏其上曰‘甲秀’,云‘登斯樓’也”。這里說到吳慈鶴父親吳俊曾為甲子所做出的貢獻。


時間不會倒流,留下的卻是一段又一段的痕跡。


尤其是時人,在這里吟哦的同題詩《宋帝亭》,更是一首又一首久遠深沉的悲歌。


進饒平邑庠張振翔

冷落江頭石作亭,萋萋芳草蔭亭青。

陰狐狡兔藏碑碣,淡月殘暉任晝暝。

少主幽魂悲待渡,孤臣義憤賦零丁。

翠華駐處皆陳跡,此地還留舊日形。


庠貢劉鍔

宋家帝業已更張,飄泊南洲逐錦檣。

故國煙飛迷日月,荒亭草長散牛羊。

厓門艱險冠裳定,瘴海風波天地狂。

惟見碑中形像在,每今吊古一蒼涼。


清乾隆三十五年恩科舉人知縣唐步瀛(惠來人)

東南王氣久離披,得失山河豈小兒。

萬里趨鑾丞相節,六軍進食野人私。

秋風嗚咽厓門水,暮雨凄涼帝子碑。

為上荒亭一憑吊,蒼茫空見海云垂。


清乾隆庚辰科舉人李湛(教諭)

少帝南奔若斷萍,一亭冷落幾周星。

播遷久失中原策,剝蝕惟余故老銘。

海水無情空自綠,瀛山有恨為誰青。

可憐遺像荒煙外,長對孤臣共涕零。


清乾隆辛卯科舉人張鳳鏘

宋朝易祚主南奔,丁丑移舟甲子門。

一日山椒儀暫駐,千年石壁像常存。

潮悲尚帶孤臣淚,月冷空歸少帝魂。

最是荒亭凄絕處,啼鵑聲里度黃昏。


庠生汪守謙

扈蹕曾從此地經,可憐宋祚剩孤亭。

蒙塵莫駐三軍壘,臨幸空嗟一葉萍。

碧海有門留甲子,錦帆無計越零丁。

只今待渡山頭月,長照殘碑少帝形。


清乾隆壬子科廩貢生黃鳴謙


一自南流隕大星,茫茫宋祚竟凋零。

軍移窮海幾無路,渡待空山尚有亭。

苔蘚階前飲血淚,藤蘿碣上隱儀形。

幾回臨眺蒼煙外,風送潮聲不忍聽。


清乾隆五十三年戊申恩科舉人梁國任


更無左袒運重開,三百余年宋祚灰。

航海尚驚沙漠去,移舟空向甲江來。

金戈待渡終難振,玉帶沉波竟不回。

欲吊遺蹤何處是,孤亭隱隱傍山隈。


由惠來籍進潮郡庠鄭典薦

悵望孤亭碧蘚滋,主臣當日景凄其。

聞雞速到悲潮急,覽表忙來待渡遲。

岸掛雙帆舟不泛,江流五馬御難馳。

為憐一片蒼山麓,渺渺空嗟此像遺。


由惠來籍進潮郡庠鄭典英

走馬南來跡似萍,空山尚有宋君亭。

云披碣畔迷孤影,月暗溪頭隱舊形。

幼主蒙塵沉國社,孤臣進食紀碑銘。

至今憑吊當年事,不禁臨風自涕零。


邑廩李國佐

憫亂倉皇出闕廷,何堪待渡此飄零。

苔痕久染孤忠血,石壁空棲少主靈。

海曲潮回悲勁草,江頭客至泣荒亭。

登臨不盡難平恨,水碧山蒼總香?。


郡庠李天鑒

一座端臨像,碙州名義時。

元人天已助,宋室運偏移。

海氣濛荒徑,苔痕上舊碑。

孤亭空寸土,冷落到今茲。


郡庠李雄飛

蕭森古樹宋家亭,片石長留紀遺形。

玉帶昔曾浮海去,黃袍今已化苔青。

衣冠不改孤臣禮,風雨難招少帝靈。

憑吊慈元同有恨,寒潮聲落不堪聽。


郡庠李光照

運移宋祚帝飄零,待渡曾傳此地經。

趙氏江山歸朔漠,南朝馬士赴滄溟。

空余石壁儀容古,幾見苔痕血淚腥。

蒞跡那堪重悵望,海門云暗雨冥冥。


碣石軍民府彭嘉恂進士

待渡當年血淚頻,良臣端的是難臣。

蕪蔞進后存忠耿,苔蝕空留月一輪。


據甲子《登瀛范氏族譜》記載,里面有《訪進食記》一文,不知誰人所撰。


“嘉慶十年四月,前郡守滇南楊楷、前新會令錢塘孫樹新、東南吳慈鶴、張驥仝訪進食亭,謁宋端宗石像。


夫以地慘天愁之際,而海角遺臣,能以簞食壺漿,貢忠其愛之悃。豈宇宙間,光明落落之氣,散為文謝。張、陸諸賢,而猶有所未盡乎。再拜三嘆,識因數語。


慈鶴記,張驥書。”


往昔的《進食亭記》,不知是誰何時所撰置,但聽人說勒刻著此亭記的石碑卻沉沒在東宮渡碼頭中。現在,新豎于待渡山下的《進食亭記》,卻是由原廣東省作家協會黨組書記兼副主席蔡運桂教授所撰,并由原廣東省書法家協會副主席、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梁鼎光先生于2007年歲次丁亥孟春所書。同時,按清番禺屈大均《廣東新語》中的《登瀛太子亭記》內容,也勒碑重立在進食亭的右邊,與左邊的《進食亭記》相對。


“進食亭,乃紀念甲子家族范良臣為宋帝進食而建。


公元一二七六年,元兵攻陷宋都臨安(今杭州),六歲皇帝趙顯被俘,趙昰、趙昺兄弟南逃福州,張世杰、陸秀夫擁八歲趙昰為帝,號‘端宗’。元兵追逼,陸秀夫等護幼帝渡海南遁,十二月達甲子門,駐軍石壁山下,意欲待渡與文天祥會師,故后人稱為‘待渡山’。其時,范良臣向宋帝及軍士進食三日,帝召見良臣,賜爵承奉郎。


陸豐市甲子進食亭 記載著一段久遠的故事 陸豐新聞 第4張


明朝萬歷間,參將張萬紀與守備胡文烜為紀念宋帝臨甲,彰顯良臣忠君愛國義舉,始建進食亭。


明清以降,歷代官員、文人、名士瞻亭登山吟詩作賦,文氣長盛,遂成文化積淀,豐富之名勝古跡。


因年久失修,亭貌頹敗。解放后鎮府對其修整,保留詩文碑記。一九六六年‘文革’風暴驟起,次年該亭被視為封建象征炸毀。


為保留勝跡,傳承文脈,甲子諸賢達捐資重建進食亭。二零零四年夏動工,二零零五年秋竣工。新亭建于舊址,用花崗巖建造,設計精美。兩側浮雕像,突現范良臣進食、鄭復翁抗元故事。藝術顯史,壯美雄渾。


歷史滄桑,重建此亭,意義深遠。


駐足亭前,浮想聯翩。昔日異族相殘,百姓遭殃。今朝民族團結,國泰民安。斯亭也為甲子人文景觀增添亮點。


建亭諸君,不留芳名,功德在茲,世代相傳。”


再說,清康熙辛未歲次云水張瑀之有詩吊宋帝,詩云:“汴杭久識渡南瀛,閩廣幸臨甲子村。宋帝無家依海澨,貞忠有志挽乾坤。氣蒸海嶼胥濤恕,恨鎖云帆萇碧存。謾道千秋多灑淚,江聲宸夕吊貞魂。”


到了乾隆庚午年重陽前,煥文齋錄有《和前張瑀之賦帝子韻》一詩。


運移宋祚渡南瀛,帝子遙臨江上村。

率土有誰經社稷,敷天無復舊乾坤。

石亭遺意君恩在,航海風高壯志存。

憑吊那堪將夙恨,興亡何代不招魂。


如今,這里卻是今人一個瞻仰跪拜的場所。據了解,若是那家孩子,沒有找到合適的契父母,也可以來這里許愿,把孩子允諾給被時人稱為“石皇帝公”的宋帝昰當“相契孩子”,以求心靈上的安慰。


因懷古而登上待渡山的人,又有多少人為此留下他的烙印呢?其中一位是惠來的方人麟舉人,詩云:“平江渺渺繞山隈,帝子曾經此地來。擊楫何人堪砥柱,濟川無路竟沉灰。萬方供御猶如昨,一匊糇糧亦可哀。玉壘變更成往事,尚留故跡動徘徊。”


今捧邑人許裕長先生整理出版的《許邦信先生集》,也能找到有關進食亭的詩篇。


許邦信(1881–1955),字義鄰,甲子東湖人。少年就讀甲子城內西北青螺齋,曾經商,后任教私塾(甲子吉安寨、北柵教館);結交葵陽文士林正南先生與本邑法學士劉振亞先生,常以詩文倡酬,存詩、賦、聯、文等原稿。


有許邦信寫于1929年己巳的《進食亭》組詩及1933年癸酉《吊進食亭》二首。


進食石亭景色幽,有人到此快清秋。

為詢宋帝當年事,事過境遷幾百秋。

聞說胡元兵陷京,卻教君相此間行。

甲子由來存古跡,蕪簍以后見斯亭。

亭近溪邊數十步,待渡山頭多芳樹。

巍巍古塔入青云,一望長江舟可數。

每值清風明月時,騷人援筆喜題詩。

亭前流水聲聲怨,落日寒鴉繞樹枝。

忽聽漁舟人唱歌,歌聲嘹亮復清和。

高唱宋元對壘日,宋軍當日盡拋戈。

成敗原來關氣數,天不祚宋可奈何。

江山萬里屬元主,一見斯亭感慨多。

茫茫世宅孰評論,一代河山一代君。

胡元以后明清繼,迄今俱不繼兒孫。

惟有斯亭永不朽,同與乾坤萬古存。


進食石亭何處尋,膽山塔畔樹森森。

長留勝跡同天地,細看遺容哭古今。

易代君臣誰免死,今朝風雨我悲吟。

追懷國破屬元主,無限傷情恨太深。


進食亭營甲子門,長垂不朽等乾坤。

滿江風雨悲君相,百代衣冠拜至尊。

瀛海有山留圣跡,零丁何處吊孤魂。

含愁抱恨傷亡國,賦到新詩雜淚痕。


進食亭,依然在待渡山下。昔日的君臣之恩,偶爾有人提起,但它已是一片縹緲的浮云。


如今,這里記載著一段久遠的故事,不正是一首昔日唱不完的悲壯之歌呢?


(作者:蔡金針,如有錯漏,煩請指正)

說明:
部分圖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您留言告知,以便刪除!
本站全新改版,如果有圖文排版錯亂,或者圖片沒顯示,請您留言告知,以便修改,謝謝!
1條評論
  • 訪客 發表于 6個月前

    甲子人路過,挺詳細的

熱門文章
  • 網友整理2019胡潤國內富豪榜之潮汕地區(含汕尾)榜單 陸豐陸河多人上榜

    網友整理2019胡潤國內富豪榜之潮汕地區(含汕尾)榜單 陸豐陸河多人上榜
    有潮汕網友整理了《2019胡潤百富榜》之潮汕地區榜單,將汕尾的富豪也排列其中。《2019胡潤百富榜》國內前一百名名單中,共有7位潮汕企業家上榜,他們分別是排名第2的馬化騰,排名第15的姚振華,排名第38的謝炳,排名第51的紀海鵬,排名第86的張峻,排名并列第100的黃楚龍、朱鼎健。其中,陸豐和陸河有多人上榜,城區和海豐暫無上榜。...
  • 海豐娜菲實業有限公司10天建成口罩生產線 日產量8萬只

    海豐娜菲實業有限公司10天建成口罩生產線 日產量8萬只
    時下,口罩是老百姓和各大醫療機構緊缺的物資,生產和銷售都馬虎不得。11日,記者從娜菲實業有限公司獲悉,從該公司提出建廠需求到跑完所有審批手續達到生產條件,娜菲實業有限公司口罩生產團隊歷經十天,終于迎來正式投產,在疫情當前上演“老區精神”“海豐速度”。疫情當前,市場口罩銷售緊俏,部分市民更是處于“一罩難求”的狀況。娜菲實業有限公司負責人周雪峰萌生“將原公司衛生巾無塵生產車間改造為口罩生產車間”的想法。然而疫情當前,加之春節休假期間,原材料與生產設備的供應成為一大難題,唯一一家應...
  • 汕尾新增陸河兩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汕尾新增陸河兩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1月30日,廣東省衛生健康委確認汕尾新增2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病例。截至1月30日24時,汕尾確診病例3例。首例患者為女性,26歲,陸豐東海鎮人,輕癥,目前于汕尾市人民醫院隔離治療,情況穩定。昨日新增兩例確診病例,為夫妻關系。男,76歲,自身伴有基礎性疾病。女,74歲。兩人系湖北省隨州市人,20日來陸河新田鎮探親,于28日入院,均為輕癥,目前于汕尾市人民醫院隔離治療,情況穩定。追蹤調查和醫學觀察正在進行中。▼ 全省疫情 | 據廣東省衛生健康委消息:截至1月30日24時...
  • 汕尾陸豐確診首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汕尾陸豐確診首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汕尾首次報告確診病例1例。據汕尾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消息,患者為女性,26歲,陸豐人,目前追蹤調查和醫學觀察正在進行中。汕尾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該患者為輸入性,乘坐朋友順風車回來,目前已在追蹤并隔離觀察與該患者接觸過的有關人員。▼ “健康廣東”微信公眾號發布2020年1月26日,我省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新增確診病例48例,其中重癥病例1例,危重病例1例。梅州1例、汕尾1例均為首次報告確診病例。其他8個地市新增確診病例中,廣州25例、深圳9例、珠海2例、佛山4例、韶關1例、...
  • ?汕尾衛生健康局公布我市5家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醫療救治定點醫院

    ?汕尾衛生健康局公布我市5家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醫療救治定點醫院
    少聚集,戴口罩,打噴嚏,捂口鼻,勤洗手,不食野味,生熟分開,煮熟煮透,有癥狀,早就醫,不恐慌,不傳謠,萬眾一心,防控疫情,我們在一起。              ——汕尾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      汕尾市衛生健康局公布,汕尾市人民醫院、汕尾市第二人民醫院(汕尾逸揮基金醫院)、海豐縣彭湃紀念醫院、陸豐市人民醫院、陸河縣人民醫院為我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醫療救治定點醫院。(來源...
色天天综合色天天久久婷婷